首页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时尚 汽车 科技 旅游 社会 公益

教育

旗下栏目: 高考 出国 移民 读书

“新塔利班”跟随独腿将军 与基地沆瀣一气

锟斤拷源锟斤拷未知 锟斤拷锟竭o拷幸运之门彩票网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锟斤拷锟斤拷时锟戒:2018-02-01
摘要锟斤拷“新塔利班”跟随独腿将军与基地沆瀣一气截至8月6日,塔利班与韩国就人质问题面对面谈判的地点仍未确定,尽管韩国人质已有两人遇害,美国和阿富汗依然在重申,他们不会轻易动用武力解决危机。透过这一事件,人们发现,现在的塔利班已不同于过去,今天,其战略
“新塔利班”跟随独腿将军 与基地沆瀣一气
截至8月6日,塔利班与韩国就人质问题面对面谈判的地点仍未确定,尽管韩国人质已有两人遇害,美国和阿富汗依然在重申,他们不会轻易动用武力解决危机。

  透过这一事件,人们发现,现在的塔利班已不同于过去,今天,其战略战术越来越与“基地”组织趋同——一股“新塔利班”运动正在悄然兴起。

  北上阿富汗腹地

  “新塔利班”实际上由两层组成,位于核心层的是原来的塔利班战士和在宗教学校接受过系统培训的招募人员。这些人员数量可能相对较小,但战术纪律较强,有能力发动10~20人的协调游击战,能够使用一系列武器,包括12.7毫米机关枪和火箭弹,经常对驻阿外国军队发动伏击。

  位于外围层的可以称作“当地雇员”,是那些因绝望和贫困而加入塔利班的年轻阿富汗人,他们参加塔利班的主要目的是获得养家糊口的钱。这些人拿起AK-47就能去参加战斗,每人每月可以得到300美元的工资,几乎相当于阿富汗政府军的3倍和阿富汗警察的5倍。

  “新塔利班”一方面在集聚力量准备发动更多常规战斗,另一方面也在联系“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前总理希克马蒂亚尔领导的伊斯兰党,准备在阿富汗全国范围内发动更多的自杀性袭击和绑架,甚至包括首都喀布尔及其邻近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韩国人质遭到绑架,就发生在邻近喀布尔的加兹尼省。以往,塔利班武装活跃的地带多在阿富汗南部和东部与巴基斯坦相邻省份,但2007年初以来,“新塔利班”屡次在紧邻喀布尔的加兹尼省策划绑架外国人事件,幷在阿富汗北部省份制造了多起自杀性爆炸,这显示出一种由南向北向阿富汗腹地渗透的态势。

  据“阿富汗非政府组织安全办公室”统计,2007年4月以来,加兹尼省已成为绑架事件多发的地方,先后共计有60人遭塔利班绑架。加兹尼是通往喀布尔的门户,控制加兹尼就控制了由南方通往喀布尔的道路,这既有象征意义又有战略意义。塔利班武装在加兹尼省先后绑架德国和韩国人质的情况进一步说明,塔利班已经在巴阿边境地区站稳脚跟,幷且有实力向北挺进,下一步,喀布尔也可能成为塔利班的袭扰目标。

  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曾抱怨称,阿富汗境内的“人肉炸弹”是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境内招募和培训后,再送到阿富汗制造自杀性袭击的,但目前幷不清楚,哪些人是从巴境内的阿富汗难民中招募的,哪些是从巴俾路支省和西北边境招募的巴基斯坦人,哪些是部落地区的武装分子,哪些是阿拉伯人和其他外国人。

  事实上,“新塔利班”招募的自杀性袭击者主要分为三类:一是那些受塔利班意识形态鼓动的人;二是那些有亲属在美军及北约军事行动中丧生,因而对美国及其盟友极其仇恨的个人;三是那些殉道者,这些人一般来自贫苦家族,他们加入塔利班是因为成为“烈士”后其家属可以得到塔利班的照料。

  跟随“独腿将军”

  “新塔利班”运动兴起,与原塔利班高级将领、“独腿将军”达杜拉出山密切相关。此人出生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卡卡尔部落,以残酷果断闻名,曾制造过哈扎拉大屠杀,为了塔利班“事业”不择手段,甚至奥马尔也一度认为其太残暴而将其解职。

  不过时过境迁,目前这样的凶残人物正是“新塔利班”所需要的。印度战略分析家拉曼认为,“新塔利班”主要在阿富汗南部和东部普什图地区开展活动,但随时可撤到俾路支和瓦济里斯坦部落地区躲避打击。“新塔利班”不仅是机动性很强的部队,幷且还有一支专门打击阿富汗政府和西方军队的自杀性袭击队伍。西方媒体披露,达杜拉手下的“新塔利班”队伍约有5000人,但他自己声称有2万,有实力在一天之内占领喀布尔。达杜拉还一再表明,自己的队伍与巴基斯坦没有任何关系,但的确与“基地”组织联系紧密。

“新塔利班”运动兴起,除了阿富汗本身的政治、经济和民族因素外,美军和北约在阿富汗的行动不断造成平民伤亡也是相当多阿富汗人迎合“新塔利班”的原因。据统计,截止2007年6月,美军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已造成230名平民死亡,相当于去年全年的数目。如果从2001年算起,被误杀的平民则高达6000人。

  尽管卡尔扎伊为美军的行动造成大量平民伤亡进行辩解,称“在阿富汗的外国军队就像是治疗疾病的猛药,副作用肯定难以避免”,但是,现实却把越来越多的平民推到塔利班一边。在赫尔曼德、坎大哈和扎布尔等省,达杜拉领导的塔利班武装成为了当地人种植鸦片的保护神。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在捣毁农民的鸦片后,相应补偿和替代农作物却跟不上,对于没有其他生计可寻的阿富汗人而言,当然把塔利班当成了他们的“救星”。因此,塔利班能够在阿富汗东部和南部普什图族地区扎根,幷且逐渐拥有了向其他地方渗透的能力。

  越来越像“基地”

  与原塔利班相比,“新塔利班”一个突出的变化就是与“基地”组织联系越来越紧密,甚至在阿富汗已经很难将两者区分开了。绑架韩国人质和频繁使用自杀性爆炸手段,彰显了二者的共同特征。

  “新塔利班”已将其宣传和地面行动与“基地”组织全球网络合幷,这种合作使塔利班从原本仇外、本土型的伊斯兰运动发展成为更加外向型和致力于推进“基地”组织全球利益的力量。

  从2006年开始,“新塔利班”的战术发生了明显变化,他们从“基地”组织和阿拉伯圣战者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其媒体宣传、战场战术都越来越像“基地”组织了。塔利班前驻巴基斯坦大使扎伊夫称,“塔利班当权时,对宣传这样的事情幷不重视,但塔利班从‘基地’组织学会了如何运用媒体来使其行动效果更加明显。”

  达杜拉也曾承认,塔利班的策划和行动模式已与“基地”组织完全一样。他本人就屡次出现在镜头前面为自杀性袭击者签署批准书,神情十分庄严。阿富汗官员也认为,塔利班的自杀性爆炸事先一般都得到了“基地”组织高层的批准,“新塔利班”事实上已成为“国际圣战运动”的组成部分了。

  在阿富汗,“新塔利班”出现了综合运用游击战与恐怖战的情况,这种趋势尤其令人担忧。2006年初开始,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就从伊拉克战场借鉴经验,将游击战术和恐怖战相结合,开始使用高性能爆炸装置和自杀性炸弹,幷且将袭击对象扩大到学校、医院和政府机构等非军事目标,不再局限于驻阿美军和外国部队,这对美军和阿富汗政府构成了极大威胁,大大增加了打击塔利班的难度。

  绑架也是塔利班最近一年多来才开始频繁使用的手法。据统计,去年塔利班袭击造成近5000人死亡,是前年的4倍。今年初以来又制造了1700多人死亡。塔利班领导人在年初公开声称,已准备了2000名“人弹”,可以随时向外国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发动猛烈进攻。自杀性爆炸的频繁使用和大量平民伤亡,已使阿富汗有重蹈伊拉克覆辙的危险。

  囚犯换人质?

  今年以来,塔利班军事领导层虽遭美军重创,先后有三名核心将领被击毙,但“新塔利班”运动幷未因此而偃旗息鼓,反而大规模地制造绑架和自杀性袭击事件,其中就包括绑架韩国人质。

  如果我们考察一下此前发生的几起人质事件,似乎可以预见,如果美国和阿富汗政府试图再用囚犯换人质方式化解危机,那将是一种什么后果。

  今年6月,塔利班绑架意大利人质,成功交换回5名塔利班成员,其中就包括达杜拉的弟弟小达杜拉。此人手下有300名“人肉炸弹”,与“基地”组织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其兄于今年5月12日被击毙后,小达杜拉还收到了拉丹亲自托人转送给他的慰问信。此次人质交换后,美国和阿富汗政府都认为极不划算,纵虎归山可能给驻阿联军和阿富汗政府造成更大麻烦。

  不过,尽力保卫人质生命安全是基本的人道,另外还牵系着美国的国际形象。“新塔利班”已经将美国引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来源:《环球》杂志)
锟斤拷锟轿编辑锟斤拷幸运之门彩票网